毕业论文网

少年樱花 安妮宝贝论文范文 少年映画论文文献资料

《终有弱水替沧海》概括:本论文是一篇免费优秀的关于少年樱花论文范文资料。

文 / 在梅边

谁惊艳我青春岁月

开学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是以五中高一(四)班的笑话存在.后来和我无比相熟铁到不锈钢程度的白文婷曾经跟我说:“罗南,你不会真到了那个程度吧,花痴帅哥到不知收敛的地步.那个口水啊,蜿蜒地上三千尺.”

“才没有!”我用力一合书本,抬起头来.

“我.我只是近视眼而已,看错了人.”

“啧啧.看错了人.”白文婷不依不饶地凑过来,拿着手中数学书模拟我当天的丢人情形.书本从手中“啪”一声落地,呆滞的女生犹不自觉.幸好数学书不是开水瓶,不会发出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少年樱花 安妮宝贝:花田少年史(台语版)17-幽灵樱花树下

那“嘭”的一声吸引来无数目光,也将那骑着单车的白衣少年惊得回过头来.于是在九月午后灿烂的阳光里,我邂逅我的童年,邂逅我十年无数寒暑假的时光.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将那个藏在心里无数日夜的名字轻轻唤了一遍.校园太嘈杂,我身边来来去去太多同学,所以你没有听见,我梦中的美少年也没有听见,我叫你:陈简.

我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张太过相似的脸.

迎着九月的秋光肆无忌惮地打量一个人,不,白文婷说我那样的目光几乎就是思慕,用打量形容不到它一半的痴心程度.无视于散落在脚边的书本和蹦飞四散的水瓶碎片,“你瞪着眼,微微张着嘴,用你的神态充分诠释出了见到五中第一帅的后果和反应.”白文婷嘻嘻哈哈地俯身拾起了地板上的书,掸一掸封面上灰尘.“罗南,你不知道你当时那个样子,简直就是久别重逢,死生多年的情人相见,哈哈,不知道被你演绎得有多动人.”

我出丑出大了,在一群和你勾肩搭背晃晃论文范文穿过校园的无良男生的口哨中满脸通红,但是我仍然抱有一丝希望,从你那双微茫的,不解其意的双眼中我还在想,你只是遗忘了,没有记起我.

“何小经.”身后的男生拍一拍你的肩,噜一噜嘴说:“果然是何公子啊,就是魅力大,报道第一天,就有女生一见钟情.”

我蹲下去捡拾书本,从那陌生的名字自调侃男生口中道出,我已找回我的理智.原来不是,原来根本就不是我的故人.自俯身的姿势里抬起眼,看见回过身去蹬着单车的你,何小经,那是我与你的第一次相见,但有一句诗早在千百年前就这样写过,它们说的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她似粉蝶,在翩跹地飞

我不常见你,白文婷跟我说你分在三班.这世界上,你得相信,有些人他们就是天之骄子,不会吹灰之力拥有别人艳羡的一切.我知道你的好长相,一表人才通常说的是一个太笼统的形象,但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词,你将这四个字演绎得分外鲜活,让五中高一六个班,几百个男生,在你的映衬下苍白黯淡.我知道你是以超过一中30分的分数选择这所学校时不免吃惊,白文婷说你是为了张莹.“一班的这莹,知道吗,五中校花啊,美得光彩照人的那位.多相配的爱情,为了女友选择这样一所破烂学校.”

彼时我自教室那明净的玻璃窗里望出去,就看见你那令人嫉妒的女友,穿着一件白裙子,缓缓走在林荫道上,像一只花丛里的粉蝶,在翩跹的飞.

我从未要将自己去与她做任何比较,关于我暗恋你的谣言满天飞我也只是将它归功于校园初见你的故事的延续.谣言止于智者,我懒得辩驳,我想你和你的女友应该不会在意.薄凉的秋意在那个新学季姗姗来迟的时候,我正坐在教室里翻着一本闲书,那节课是数学自习,对我们这帮不知珍惜大好时光好好念书,男生用来打游戏,女生用来追星的学生太过失望的老师气得摔了书本离开教室,我想这样更好,我在书本下抽出一张纸,用铅笔涂涂改改再描画.

张莹出现的时候,教室里那六根白色灯管像过了强劲的电流.我不得不承认这女孩子的美.见过这样的人,就知道世上还有人真的只能用美丽来形容,漂亮远远不够.

她是一盏太过明亮的灯,晃花了我的眼.她停在我的桌前,低下头问我一句:“你以为你这样做何小经就会喜欢你.”她说的很小声,语气没有半分嚣张,偏偏那样冷淡疏离的态度,像准确犀利的一脚踢在人的痛处.你想反击,人家连机会也不给你.她轻轻地笑了,眼里轻蔑的光一闪而过.她不嚣张,大概是因为她觉得面对我实在不必放在心上.“何小经就是不爱我了,也不会喜欢你.”做惯公主的女孩子从来不会视灰姑娘为对手,我想她是羞于以我为敌.

我向来有好脾气,同学们开我玩笑,无伤大雅我也就一笑置之.花季雨季大好时光喜欢个把帅哥也不是天理不容的事,我不会脑残到挨个拉着同学去解释,我对某某某从来就无非分之想从来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码事.

但这美丽的校花大概从来就没有搞清楚状况,战火蔓延,烧到素不相识的我身上.

我狠狠一摁铅笔,黑色的笔芯“啪”的一声在纸上折断.“张莹,你搞错了吧,你男朋友喜不喜欢你关我什么事.”

哄笑着看热闹的男生女生们盯着如白天鹅般高昂着头准备离开的张莹,她没有想到这既定的胜利最后竟会让她如此下不来台.我看见她清丽的眉毛在灯影中重重地蹙起,她三步两步地跨上来,一把扯过我手中的图画纸,“你别告诉我,这画上的人不是何小经.喜欢就喜欢,做了无耻的事就要有胆子承认!”

我从未将那张脸描绘的如此之好,一笑起来就浅斜如飞燕的眉,漆黑的像是无限深邃的眼,有着高而挺的鼻子,略显薄削的唇,轻轻抿着是一个少年的冷漠和深沉,倘若微笑,一点春风就迎面吹来.所谓美少年,也不过如此.

张莹在满教室清冷的灯光里抖动着我的画纸,我伸手要去抢,她一扬手照着我面上摔过来.“我瞎了也知道这是何小经.继续啊,骗人啊,怎么不说了?何小经不喜欢你,你也犯不着这样.罗南,你真是让我可怜!”

张莹在趾高气扬的胜利中大踏步离去,雪白纸签论文范文跌落下来,落在脚边,染满尘埃.而我的美少年,犹不知世事,对我笑得天真灿烂.

为谁风露立中宵

我实在不知道下了晚自习的你会将我堵在楼道里,清俊挺拔的影,在楼梯的转角处冒出来.你很客气,说:“同学能不能借用你一点时间.”

我不知道我与你的第二次交集,是在皓月东升的操场小树林里听你说一声对不起.

“因为张莹今天的无理取闹?”我看着你局促地用脚碾着地下的草皮.

你抬起头来笑,校园外有繁华灯火,璀璨车灯晃过巨大的玻璃墙如暗夜流虹.“她今天心情不好,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原来身处恋爱中的人真的是最美的,刁蛮的张莹是如此,你也是如此,你并不自觉,你唇边的笑却让我恍惚了很久,我的目光追随你,像看见我从前的梦.

那不算是深交,只是抱肩站在皎洁月光里听你讲述和张莹的故事,同住一个小区,从小学开始读书就在一个年级里,怎么想象都是青梅竹马.

后来夜就慢慢地凉了,有露水落在肩上,起了风,让人心里浮起感叹,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但十分遗憾我是没能与你立终宵的.“明天要早起温书,谢谢你听我说这些呢.”你送我回女生宿舍,挥一挥手,洁白衬衣就湮没在如水月光里.

白文婷还在被子里挣扎,看我脱了鞋子爬上床,终于忍不住揪起脑袋来问:“罗南你真的和何小经没事?”是反问的语气,好像要刨根刨底,不然夜不能寐.我扔一个靠枕过去,“睡吧你,什么时候我们有什么事了.”

旧日时光不可再来

五中并不是这个城市里最好的高中,论教学质量,师资力量,远远赶不上市重点中学的一中,学生大多是抱着书本混日子,但五中广出帅哥和美女,在艺考的路上披荆斩棘,走出过数位前途灿亮的新星.

“张莹的成绩并不好,但她以姣好的身材和对舞蹈的热爱准备在艺考这条路上发扬光大.”

白文婷不知是在哪里打听到的消息,还美其名曰是为了让我知根知底,“这样才能战胜情敌.”

我不知道是因为哪一条让她将我规划到了张莹情敌这一范畴里.我丢过去一块巧克力,堵住她的嘴.“白大小姐,省省心吧,享用美食才是当前正道.”

“费列罗巧克力,你是土豪啊,这么有钱,说,是哪里来的?”白文婷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抢我手里的盒子.

我边躲边抓着丢进嘴里一颗,才不敢说这是你拿给我的.这是你买来讨张莹欢心的圣诞礼物,可惜对身体有着苛刻要求的女孩子没有领情.啰啰嗦嗦唠唠叨叨一大堆之后抱怨你不关心不爱护她.“关心和爱护会知道我不能吃巧克力?”到最后甚至演变成一场控诉和争吵.你在这场不欢而散里看见独自在街上溜达的我,那时满大街戴着红帽子的圣诞老人,商店橱窗里商家应景地赶着西方节日的时髦,挂着各种小灯的圣诞树一闪一闪.我大口大口地啃着苹果,想就是对着圣诞树许一千次愿,我心底的愿望也不会实现.

还是不能免俗地在心里悄悄说,圣诞老人,让我看见陈简一次好不好.就一次都好.

然后傻笑着跑开,因为太知道,旧日时光不可再来.我的美少年,我的陈简他不会回来.

在街角撞上你,撞得生疼的肩,你郁郁低下来的眉目,你扶住我的手,你说:“没事吧?你没事吧!”

抬起头,睁开眼.你说:“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撞坏了什么人……”你没有说下去,我想是我一颗一颗砸下来的泪珠吓到了你.你喊着我的名字说:“罗南,真的很疼么,我送你上医院.”

怎么会有那么相似的眼睛那么相似的脸.陈简.陈简.

我不能恍惚.那不是他的脸.不是我的陈简的脸.

“没事的啦.”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吸一下鼻子对你笑:“今天是圣诞节呃,你撞到了我,你该对我负责啊.医院什么的免了,不如请我去吃一顿好了.我口袋里就只有52块钱,这还是下星期的早餐费,你别说什么你没带钱请不起同学哈.”

肯德基里暖气开得很足,小孩子们在游乐区里爬滑梯,争抢玩具玩得不亦乐乎.我们占到一张桌子,你吸一杯加了冰的可乐看我大嚼鸡腿鸡翅.最后一包薯条,我撕开番茄酱,“分你一点,别说我狠心.”

大快朵颐地吃完心满意足.抬起头看着暖黄灯光里的你,“你怎么不吃?”

你浅斜如飞燕的眉笑得异常好看.“看你吃得这么香我都饱了.”

“你敢笑话我!”我捏起拳头朝你砸过去,被你轻巧躲过.

我不知道今天初见你时你眉间的阴郁是为着什么,但此刻,你推开餐厅的大门拉着我的手在街上奔跑,如同风中追逐雪花的快乐少年.眼前飞舞的雪花,耳畔响起的笑声,这些都在提醒我,在多年以前也曾经有人这样陪伴过我.奈何命运莫测,岁月变迁,那和我牵手同行的少年,不知怎么就在风中离散.

要回家了,在街角和你道别,等着那一班最后的公汽,却看见在雪夜里,盛大节日里依然站在冷风里乞讨的人,悄悄搜出兜里的52元钱,放在他面前,然后徒步回家去.

出租车在面前停下时我低着头迈开大步走,我是连2元钱的公交车都坐不起了,出租车,“抱歉真是不能照顾您生意.”

车窗玻璃慢慢摇下来,黑的夜色里一双更见幽深的眼眸注视着我:“罗南同学,你不是说你口袋里就50元钱早餐费了么,这么豪爽.”

“切,有钱人就是这么没有同情心……我知道我知道,别跟我说什么他们都是骗子啊不是真正无家可归的人.我这人心软,同情心泛滥,行了吧.何公子.”

“我也同情心泛滥一下,顺便送你回家.”

你偏过头去,不再同我说话,但在出租车狭小的空间里,我一侧目,总是看见你含笑的眼,牵起的唇,像是有煦煦南风,轻吹入我心怀.

到我家楼下时你跟着蹦出车来,我转头疑惑地注视你,十分郑重地说:“我家地方小,真心不留你过夜.”

你呵呵笑着,捂住肚子眼泪都快要笑出来.

“这个.罗南,送给你.”

“什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要.”

夜色里看见你从胸前口袋里取出来,心形的盒子,系着缎带.

“吃的啦.你不要我就扔垃圾桶了.”话虽这样说,你双手递过来,夜风吹起你大衣的领子,额前碎发散开来.

“谢了.”灯光底下一过目,昂贵的巧克力,伸出的手,不知怎么就想在你被风拂乱的头发上揉一揉.

我从来不敢认为这是你委婉的喜欢,这样精心准备的礼物,显然一开始就不是送给一个偶遇的路人.

所以在张莹又一次气势汹汹杀到四班,说出那盒巧克力是她嫌弃不要才会转赠到我手上时,我并没有气急败坏地跳脚大骂和心痛.私心里说巧克力包装精美,论文范文不菲,就是本着买椟还珠只欣赏个盒子的别致造型我也不忍心拆开来吃了它.

“食物仅仅只是食物,管它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吃掉它才是最重要的.”心形的盒子被我一把扫进垃圾桶,我掰开最后一块巧克力与白文婷分享,但唇齿间,漾起的都是一圈一圈的苦涩.

五中第一帅

五中再不好我也是不敢荒废学业的,有时看着老师在黑板上板书,各种数学符号深奥如天书,我便常常咬了论文范文眉头纠结坐在座位上发呆.“最怕就是数学了.要死了要死了.头都要大几个了.”白文婷也坐在座位上哀嚎.不敢放弃,怕少年时候许过的承诺真的随风逝去,我再也捉不住那已离散的人一丝半点踪迹.

所以午休时秉着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继续研究.当白文婷走进教室看到坐在我旁边位置上的你,何小经正提了笔在草稿纸上大力演算并扯着我的头发骂我“笨蛋”时,她朦胧的睡眼一下子就清醒无比,嘴巴张成O形看着我和你.彼时你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罗南你上课都是在做什么?梦游吗?老师讲过的题目,我教了你好几遍,你还不会!”

无奈我已经面皮厚到如城墙,面对着如此诋毁巍然不动.“是啊.我蠢.我上课都是在梦游.”

你拂袖而去,在过道上推了白文婷一把,“梦游啊,一边梦游去.”

白文婷如梦方醒,挤到我身边不死心地问一句:“你,和何小经到底怎么回事?”

我揉揉眼睛,继续看着练习册上如蚂蚁乱爬的文字,头也不抬:“从来就没有关系.”

那之后我看见了何公子你绕道就走,课间出操避无可避会看见如王子般优雅标致的你.优雅标标致这个词不是我说的,能将语文念到全年级第一的我绝对不会想到这样恶俗的词.白文婷在背后捅一捅我,伴着第七套广播体操欢快的节奏蹦跶得有气无力的我,她说:“罗南你看,三班的何小经耶,优雅标致如王子.”回过头狠狠向她翻一个白眼,在收回视线眼观鼻鼻观心地准备下一套动作时,与人群中一道飞掠过来的目光相撞,优雅标致的王子抬手拭去面颊上一粒汗珠,意味深长的眼神无限深沉.

我也会在校宣传栏上无可避免的欣赏到你的靓照,脱去了蓝白相间的校服,着一身精致小西装的你,意气飞扬笑容明朗,那是代表学校在辩论比赛中夺得大奖.论文范文万里鱼跃龙门指日可待,五中第一帅果然是,很帅.

樱花如雪中站着她和你

冬去春来,五中的校园里大片大片的樱花开.某个我正在伏案奋笔疾书的午后,我的好闺蜜白文婷就心急火燎地冲进教室里来,一把拉了我的手就走.

“干什么啊你,我还有一道数学习题没有做完呢.”

“脑子进水了吧,罗南,何小经都要让人抢走了,你还在这里瞎磨叽.”

“何小经?”我舌头打结,扬起脖子呛一句:“关我什么事?”

“装吧你,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白文婷一把推开玻璃窗,摁着我的脑袋朝下看,“你看,你看看,东边那棵樱花树下,是谁?”

她说得太大声,这三楼上居高临下的质问惊到了樱花树下的两个人.美丽的女孩子和英俊的少年一同抬起了头,我在那些开得难收难管的樱花里看见如同天造地设般的两个人,张莹和你.

“大惊小怪.”我回头拍拍白文婷的肩,“人家本来就是一对,瞎掺合什么啊你.”

白文婷气得柳眉倒竖,浑身颤抖口不择言:“好.罗南,你要是躲在被窝里哭,可别说我没有同情心.”

午休的教室里没有一个人,被白文婷摔上的教室门徒自在偌大的空间里发出嗡嗡的回声.

手上铅笔在演算纸上画出无数符号,待我惊觉,上面不知道是谁的脸,沉默地望着我,对我静静微笑.扬起来浅斜如飞燕的眉,灿亮的眼,高挺的鼻子,和一朵微笑轻牵起的嘴角.

我察觉到你站在我身后时你不知已经来了多久,我想老天爷总是这样喜欢捉弄人,去岁的新生报到日我对着你的一个背影就毫无形象地追赶,让我在一众同学中不费吹灰之力就博得花痴的名声,现在,今天,它又要让你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当我正对着纸上这张和你相同的脸.

你拖了一把椅子坐过来,看看我,又看看涂满了数学符号的演算纸.“我不认为自己曾经这么毒舌,打击你的自尊心已经到如此脆弱的地步.还有,”你纤长的食指伸出来点在一道方程式上,“这道题,不会难做到令你哭鼻子的地步吧.罗南.”

我恨你.我仰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瞪着你.

我讨厌你的体贴.讨厌你给我台阶下.讨厌你的脸.讨厌你长得这么像我的陈简.

用力地瞪大眼睛,我以为只要用力地瞪大眼睛就不会有眼泪掉出来,可是所有的假设都与我做对.我几乎是凶狠地推开你,奔到窗边,“哗啦”一下推开窗,明媚春光里,雪白的樱花飘落如雨,你从身后递给我纸巾,语声轻微:“我们长的真的很像?”我想你听到过我暗恋你的解释.抬起袖子擦一把脸,用力吸一下鼻子,回头面对你,我笑着同你说:“是的确很像,所以张莹才会误会,我喜欢的人是你.”

“需要我跟她解释吗?造成这样的困扰,我很抱歉.”我低着头绕过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将演算纸在手里团成团.

你的脸,那张原本微微笑着的脸沉寂下来,蹙起的眉峰是一个冷漠的“川”字.居高临下的你抱着双肩走过来:“你还真是,有趣的女生呢.”说完你转身出了教室门,远去的脚步在楼道里留下空寂的回声.

不要将自己的血泪摊开,给陌生人看那个周末又没赶上最后的一班公交车,我沮丧地拖着脚一步一步丈量街道,身后的机车轰鸣着在前方停下,嚣张地摁了一下喇叭.我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直到身边的你掀开机车帽,大叫一声:“罗南!”

如此招摇过市的确不是我的本意,何况你将机车在山城川流不息的车流中开得风驰电掣.那一段长长的下坡路看情况根本不是去往我家的方向,我在身后对你喊:“慢点!……停下!……何小经你混蛋!”

引擎轰鸣,机车在向晚的天色中如离弦的飞箭.我勒紧你的腰,心脏狂跳,像下一秒你就会带着我飞入太空.在一处城郊的荒地上机车终于停下来,掀开帽子的你喘着粗气对我说:“罗南你是个女生啊,你就不会文静一点.你再这么勒下去我要被你勒死了.”

“你还好意思说,骑那么快做什么,这也不是回我家的路.”

“谁说要送你回家了.”挑起眉毛的少年恶劣地笑.

“你——”

“好啦好啦.带你来这个地方就是想听你说说那个少年.照片拿来.”

“做什么?”我后退一步.

“看看跟我是不是有得一拼啦,还是真的一模一样.”

“没有.有也不给你看.”

“生气了?你不会这么小气吧,罗南.”面前的人挽起羊毛衫的袖子,像是在草丛里发现什么似的冲我挥挥手:“别动.”你蹲下身去,以手示意我不要出声,于是在这山城璀璨星辉不眠灯火的夜,我们就像两个小孩子般头碰着头在草丛里抓捕一只蚱蜢.

“抓到了.”你举起来给我看,要吓唬我般在我鼻子前扬一扬.

“切.”我淡定地对你翻着白眼.“这种小孩子的把戏,未免太过幼稚,尖叫着花容失色地扑进你怀里的人该是张莹那样的女生.我.才不会!”

我从未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过陈简,他是栖居在我心上的一道伤口,打开,伴着那温柔时光残酷而来的必是鲜血横流.书上说,不要将自己的血泪摊开,展示给陌生人看.

谁温柔我年少时光

也许是这城郊的夜晚太安静,是你看我的目光充满信任,是那宁静温和的脸又一次在我的凝望中与过往岁月重叠.我在青草上席地而坐,讲起我的陈简.

我从来也不是这个城市的原住民,父母为了在这个城市买到一套简陋狭小如鸽笼的房子几乎奋斗了半生.我很小的时候,长期跟随在乡下的爷爷奶奶身边.至今想起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扑面而来浸入我记忆的便是那青青的山,山上芬芳的花,花满篱笆环绕着我爷爷奶奶的家.院子里有大枣树,南瓜和丝瓜会在夏天爬满竹架,奶奶脚边总是蹲着安静恬睡的猫咪,眯缝着眼在树荫下打着呼噜.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隔壁家那个瘦瘦高高的男生,那时我才六岁,九岁的他从家里跑出来,问着我爷爷:“她就是罗南?”

那是一张比女孩子还要好看的脸.又要离开我出去打工的母亲将包里所有的糖果和点心都翻出来,一股脑儿塞在我的口袋里.母亲说:“南南自己吃,乡下小孩子都脏,不要跟他们玩.”

母亲前脚刚走,后脚我就推开了他家的门,掏出糖果堆在他家院子的石桌上跟他分享.母亲不知道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朝夕相伴陪在身边的人远比一套房子重要.更何况,这叫陈简的少年一见之下就有让我倾心喜欢的外表.他实在长得漂亮,他也实在是这个村子里的孩子王.爷爷奶奶先前还怕我畏生,跟这些成天厮混在泥疙瘩里的孩子们玩不来,但不久他们就发现这些顾虑统统都是杞人忧天.来到这里的我,不在是那个性格孤僻对人爱理不理的小孩.

陈简教给我的东西远比任何一个人都多.那时我在父母一站一站的迁徙中没有正规地上过幼儿园,去村里的学校念书,老师讲到大家都认识的字,就只有我呆呆地坐在角落里,茫然无知的恐惧.一直到下课铃响,和我一道回家的陈简用山间的野果和村头小卖部里的零食也没能让我笑出声来.

后来,那些下雨的日子,下雪的日子,星期天放假的日子,陈简就说:“罗南你过来,我教你念书.”从最初的“两个黄鹂鸣翠柳”到最后的“望庐山瀑布”.这小小少年一字一句教我背诵.

母亲逢年过节总是给我寄来大城市里的新衣和糖果,但她从来不知道我并不稀罕这些.我在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有一个少年温柔相伴,他带着我玩耍,在学校有人揪我头上小辫子时挺身而出,他给我补习功课,放学上学的山路一走就是数里却年年月月风雨不弃.

十二岁的时候我在村子里的小学念六年级,一个下着大雪的周末,我骑着单车顶风冒雪地往爷爷奶奶家里赶.自行车在半路坏掉,我尝试了无数次,却只是换得一次比一次更无情的摔倒,束手无策的我终于忍不住对着荒无人烟的山道痛哭.

我知道爷爷不会来接我,上个星期他病了,奶奶在镇上的卫生院里照顾他.是在几近绝望的时候看见陈简的,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突然在风雪迷漫的山道上出现,远远地跑过来,喊我“罗南”.

“哭什么罗南,我背你回去.”看着我走路都一瘸一拐的腿,他蹲下身来,回过头来的少年眉眼间都是笑,挺拔如小白杨的身形已经有了一个少年男子初初长成的样子.他说:“有我在,我们肯定就会平安到家啦.”

以后的多少年,离开小村庄,离开爷爷奶奶的家,在城市里生活,街道干净,公交车再冷的天里也有暖气抵挡风寒,但我从未再遇到一种温暖,是能够与陈简带给我的温暖相比.

我不知道该怎样向你描述这样的一个少年.

六岁我初见他,他带我玩过泥巴,带我掏过鸟窝摘过树上的野山楂;七岁的时候他教我认字,在我乱写乱画的本子上写下他优美简静的名字;八岁,他为我教训村头的小胖子,因为他上课拽我辫子下课往我书包里塞奇奇怪怪的小虫子;九岁,他在村后的池塘里游泳,整个村子里半大的小孩子都泡在水里打水仗嬉戏,被同伴攻击到毫无还手之力的我,是他将我挡在身后绝地反击;十岁,啊,那一天我十周岁上的生日焰火,是怎样在山村宁静的夜晚带来五彩缤纷.特地赶回来的爸妈拉着我,城里小孩子才讲究和时兴的吃蛋糕许愿,妈妈跟我说:“南南快许一个愿望,吹灭了十根生日蜡烛,许下的愿望一定会成真.”

我切了老大的一块蛋糕跑出去,上面还缀有鲜美多汁的樱桃,我跑到陈简面前,将蛋糕递到他手里.“请你吃生日蛋糕,你还没有送我生日礼物呢.”

这英俊的少年被我涂的满脸都是奶油,却笑着讨饶地说:“哪里有人是自己跑来要礼物的.”他终究没有送成我礼物,昔日他拉着我的手在呼啸着冲向天空的烟花中对我说:“长大了跟罗南考一样的大学,我读完了就等你,我们都读完了就一起去周游世界,好不好.”

我十三岁时父母终于攒下一笔钱,在这个城市交了房子的首付,他们说,再穷不能穷教育,所以他们执意要带走上中学的我.

父亲请来的车一直开到爷爷奶奶家门前,爬满朝颜的篱笆上探出少年英俊的脸,他笑着同我挥手,面对我夺眶而出的泪水没有同我说再见.

母亲不能明白我何以对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不能割舍,我一遍一遍地回过头去遥望,风里远去的爷爷奶奶,远去的大枣树,远去的丝瓜棚,还有我微笑的少年.

回到城市不过是面对四堵冰冷的墙壁,父亲和母亲为我办妥了入学手续,又要匆匆南下打工.我长久地陷入到我思乡的梦中,我不觉得这在高耸大楼上的房子是我的家.我的家在乡下,我的少年常常入我梦中.

那之后的寒暑假我顶着狂晕三个小时,一到爷爷奶奶家就要瘫在床上一天一夜才能复原的勇气奔向小山村.爷爷奶奶念叨着说我孝顺,我却总是能够将任何一个话题延伸到陈简身上,我打听他的一切.蓝色的朝颜花在清晨的篱笆上开了一朵,又谢了一朵,我没有见到他,我的少年陈简,那是暑假.风雪呼啸着将山村染成一片银白,清朗的月光洒满村头蜿蜒的山路,腊梅花在枝桠上静静吐露芬芳,我没有见到他,我的少年陈简,那是寒假.

爷爷奶奶对他的消息讳莫如深,他们说你是个大女孩子了,要有姑娘家的矜持.我不管,我跑到隔壁的陈简家,“砰砰砰”砸开门.

“我找陈简.”我开门见山,并在院子里到处张望,我就不相信他每年长假都不回家.

憔悴的陈婶几乎是慌张地望了我一眼:“陈简他们学校还没放假呢……”

“哪个学校,连着两年都不放假吗?陈简的电话是多少,您告诉我,我打给他.”

陈婶开始沉默,最后她在沉默里突然就落下眼泪来,眼泪一大颗一大颗.我不明所以,我等着我心中少年的电话号码,为即将到来的重逢一颗心狂跳不已.

奶奶过来拉走我,说:“陈家媳妇,对不住啊,罗南这孩子不懂事.”

“什么?奶奶!”我在篱笆边站定,两眼直视着对我说话的人,两耳“轰”的一声,不能理解我听到的信息.

“陈简这孩子年初走的,心脏病,病情发展的快,大家都瞒着你,陈简也不让告诉你.”

这是什么笑话?这么荒谬!怎么可能?我的少年陈简怎么可能!我们还要一起考同一所大学呢,读完大学他会等我,我读完了大学我们就一起去周游世界.

太阳出来了,晒干了篱笆上的露水,满院的朝颜在同一个时间以同一种姿态老去.我的少年陈简,他温柔了我童年和少女时代所有的时光,他没有等我,他在风里和我离散,去到了我未知的彼岸天堂.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他是横绝在我心上的沧海.”我转头对你说,又像是微笑又像是叹息.记得元稹有句诗,他说“曾经沧海难为水”.

旷野的风拂过地上长草,簌簌如同私语.你抬起头仰望星河,你指着那些灿烂星群说:“罗南,陈简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会变成星辰注视你.”

我讶异地看着你.

“他会希望你好好学习,考上心仪的学校.他会希望你永远快乐,找到一起周游世界的少年.他会希望你记着他,但也不要因此裹足不前.”

“沧海曾经横绝,但终有弱水替沧海.”你清秀英挺的眉在明暗灯火中浅斜如飞燕,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陈简时他的表情.“我和他长的这么像,我相信此刻就是陈简站在你面前,也会对你说出相同的话来.”

少年走近一步,将怀中机车帽小心扣在我头上,又从我颈中拉出一缕纠缠发辫来,细细理好.“好了.你的故事讲完了,十二点的钟声要敲响了,王子该送灰姑娘回家了,请坐上你的南瓜马车.”

“拜托抱紧我的腰,但是不要勒住.这样很痛苦的.”你又一次扭过头.

其实我想告诉你为灰姑娘驾驶南瓜马车的是小老鼠,但你将车子骑的很慢,夜风徐徐温柔,扫过我的脸,望见家门渐近,我终于不忍开口.

在楼道前我蹦下车,转身就要离去,倚着机车的你,在身后叫我的名字.一声我不想理,你就得寸进尺地叫第二声.“罗南——罗南——”

大有把小区所有人都吵醒的架势.

“你想干嘛?”我恶狠狠转过身,凑到你面前威胁你.

“你这人忘恩负义啊,翻脸不认人.我刚刚才送你回家,你的态度伤害了我.”原来白马王子恶劣起来丝毫不逊色于一个地痞无赖.你笑得十分恶劣,但分外灿烂.

我拔脚要走,你在身后捉住我的手.

“其实我刚刚是想说,明天我给你补习数学吧,就你这脑子,自己琢磨还不得把脑袋想破啊.”

“ 不嫌弃我笨? 不嫌弃我上课总是在梦游?”

“不!会!啦!”你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哦.谢谢何公子.”

“还有一件事,”你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英俊面上浮起红晕.“那个,想约你一起考同一所大学,读完了大学我们也可以一同周游世界去.”看着我瞬间愣住,似是被这委婉表白惊吓住.你飞快地说了一句:“张莹的事,那是同学们在误传.我才不是为了她要读五中,她也不是我什么女朋友.”

恍恍惚惚里你似乎还说了一句什么,辩才无碍将市一中的对手都杀得落花流水捧回大赛奖杯的少年,一脚发动引擎,机车掉头离去.

竟是害羞么?

我上楼去,推开家里仍是空寂的四堵墙壁的大门,口袋里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

“怕你没有听清,你呆头呆脑的样子.再说一遍,我喜欢你,很喜欢你.或许沧海曾经横绝,但终有弱水替沧海.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与陈简长的这么相似,必定是因为,陈简在上一世里曾经托付我,要与你重逢.”

又是新的一天,指针悄悄划过,推开阳台上玻璃窗,头上星河灿烂,亘古长明的星星俯瞰苍穹,不知道哪一颗,是陈简凝望我的眼.

我会好好学习,考上心仪的大学.我会永远快乐,找到一起周游世界的少年.我会永远记着你,我的少年.

总结:

关于少年樱花方面的的相关大学硕士和相关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少年樱花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您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工程毕业论文 高等教育期刊 食品安全问题论文 大学生安全教育论文 日语专业毕业论文 书与画杂志 文献检索在线作业4 现代养生杂志社 劳动关系协调师论文